对工伤认定的认识误区

时间:2017-10-02 工伤保险 我要投稿

  工伤保险条例实施多年 “视同工伤”仍有认识误区

  《工伤保险条例》已实施多年,可人们对其第十五条规定的:“职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视同工伤:(一)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,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”,仍有认识上的误区,使符合规定的“视同”者,被关在“工伤”的门外,合法权益得不到保护。

  岗上“职业病”突发,抢救4天后死亡,应认定工伤

  患尘肺病多年的张默,在一家私营碎石厂打工,一直边治疗边工作。半年前,他昏倒在工地,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。事后,用人单位以张默突发疾病,抢救4天4夜后死亡,超过48小时,不为其申请工伤认定。

  说法:《职业病防治法》第二条规定,职业病是指企业、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等用人单位的劳动者,在职业活动中,因接触粉尘、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、有害因素而引起的疾病。

  按原卫生部2002年颁布的《职业病目录》,职业病包括尘肺、职业性放射性疾病、职业中毒、物理因素所致职业病、生物因素所致职业病等十大类。

  按照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2004年《关于实施〈工伤保险条例〉若干问题的意见》(劳社部函[2004]256号),突发疾病是指劳动者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,突然发生的各类疾病。因职业病突发疾病的情形,不应在此列。

  职业病属于严格意义上的“工伤”,而非“视同工伤”。劳动者因职业病发病,认定工伤不应受“突发疾病死亡以及在48小时内经抢救无效死亡”的限制。

  碎石厂以“张默因突发疾病,抢救4天4夜后无效死亡”,大大超过了“48小时”的限制,不为张默申请工伤认定是错误的。

  “下班”路上突发脑梗,抢救8小时后死亡,应认定工伤

  何梵任一大型化肥厂销售科科长,厂方给他配了辆轿车,便于他自驾中顺路去几个代销店检查工作。

  一天,何梵在路上突感头部不适,当车停在一岗亭附近时他也倒在了车中。交警把他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脑梗,抢救8个小时后死亡。

  事后,厂方为何梵申请工伤,有关部门以其病发在“下班”路上,倒在“下班”车中,非“工作时间”,没给予何某工伤认定。

  说法: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第十五条规定中的“工作时间”,既包括国家规定的法定8小时工作时间,也包括用人单位规定的上班时间以及加班时间。

  何梵突发疾病的时间虽是下班时间,但也发生在去代销店的路上,他去代销店检查工作是履行职责。

  因此,何梵病发“下班”路上,倒在“下班”车中,送医院抢救8小时后死亡,应认定为工伤。

  从发病时起计算,抢救超过48个小时,应认定工伤

  黄自齐是工作狂,凭着夜以继日的努力,他用很短的时间,从业务员、科长晋升到企业老总助理的位置。由于他的忘我,导致身心透支严重。两个月前,第一次晕倒在办公室。醒来后,他以为休息一会儿就好,坚持不去医院。4小时后,再次晕倒,被送往医院,经42小时抢救无效,过劳致死。

  企业为黄自齐申请了工伤,有关部门从发病时计算,认为他因过劳死超过48小时,没给予其工伤认定。

  说法: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第十五条规定的“48小时”应该如何计算呢?

  根据《关于实施〈工伤保险条例〉若干问题的意见》,“48小时”的起算时间,应从医疗机构的初次诊断时间起计算。“初次诊断”的时间,应作为突发疾病的起算时间。

  黄自齐突发疾病从初次诊断开始抢救到死亡,共42个小时,没有超过“48个小时”的规定,应认定为工伤。

  更衣室内突发脑溢血,抢救两小时后死亡,应认定工伤

  52岁的于大宏患有心脑血管疾病,他在一家物业公司做后勤。入冬前,小区锅炉房、上下水道都需要检修。由于公司人手不够,曾是下水管清理工的于大宏主动请缨上一线参战。一天,管道检修完毕后,于大宏在更衣中突发脑溢血,被送到医院抢救两小时后死亡。

  公司给于大宏申报工伤,有关部门以其脑溢血突发在更衣室内,并非作业场合,不予认定工伤。

  说法: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第十五条规定中所谓的“工作岗位”,实质是指劳动者劳动所处的位置和状态,应由工种、职务、工作地点、工作时间诸因素构成。

  《工伤保险条例》第十四条规定,“在工作时间前后、在工作场所内,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”,应属于在“工作岗位”工作。

  于大宏在更衣中突发脑溢血,抢救两小时后死亡,应予认定工伤。

对工伤认定的认识误区相关推荐